彩色玻璃球

碎碎九十三:

二月二,龙抬头。
写个小段子~嘻嘻嘻,就不打TAG啦! @半溪   的表情包


龙抬头






中国人有很多奇怪的风俗,比如正月剪头死舅舅,有舅舅的同学就很悲惨了,一个月不能剪头,不过现在大家也不那么迷信了,毕竟如果每个风俗都能成真,为什么沉香不去剃头呢。


和这个风俗相对应的就是二月二龙抬头要剃头了,我是不怎么在乎,胖子却很拿乔,非要在这一天去捯饬捯饬他的头发。说真的,我很不想伤害他的自尊心,他的头发本来也没多少,渐行渐秃了都,还捯饬,怎么,想烫个大波浪?


这村子拢共只有一个剃头匠,二月二几乎全村的男女老少都找他去了,胖子出门仨钟头,一根毛也没动的回来了。我揶揄他:“呦,胖子,发型不错啊,我喜欢,很新潮。”


胖子朝我翻了个大白眼,让我滚一边儿玩去,我装模作样的摸摸他的脑袋,道你是不是去做了一个全套的保养,别说,摸着挺扎手。


不能剃头,胖子很难过,很不甘心,他思来想去,看到闷油瓶后眼睛一亮,拽着他道:“哎,对了,小哥你不是会剃头吗,帮胖爷弄弄,村口那剃头铺人太多,妈的,胖爷挤了半天没进去。”


闷油瓶还真答应,弄了个破床单朝胖子脖子上一扎,拿出了自己祖传多年的剃头刀。胖子问我要不要也排个号,我看了一眼闷油瓶,抖了抖,道不用了。


胖子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把闷油瓶当托尼老师了,提了一大堆要求,什么不能显得发量太少啊,什么要新潮一点啊,什么要年轻一点啊,还要经典款式。闷油瓶不知道听见没有,拿着剃刀就上手了。


我抓了一把瓜子,坐在门槛上看着他们弄,想看看闷油瓶最终能给胖子弄个什么花来。


闷油瓶的办事效率超级高,十分钟以后就收工抖床单了,我全程看着,憋得脸都红了。胖子一照镜子,傻眼了,胖手指抖抖的指着镜子,道:“小哥……这……”


确实很经典,很年轻,发量绝对不显得少,闷油瓶很好的满足了他每一个要求。


胖子的脑袋被剃成了一颗蹭光瓦亮的大光头,很亮很亮的那种。


——比鬼吹灯更可怕的是什么,是闷剃头。



评论

热度(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