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玻璃球

【微瓶邪】黄焖鸡米饭

偷柿子的猫:

我们在雨村的时候,闷油瓶养了许多鸡 


他很宝贝这些鸡,天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去鸡窝。我们吴家以养狗闻名,而张家怕是靠养鸡发的迹。闷油瓶的这些鸡,长的肥瘦均匀,不像我和胖子养过的,瘦得皮包骨头。族长尽心尽力的照顾,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一天傍晚清点数量的时候,发现少了一只。于是他发动我和胖子,三个人在村里一边找一边喊“大黄,大黄回家了”,村里小姑娘看我们的眼神像看三个傻逼 


最后还是小满哥在山上发现了大黄的尸体,我一看现场赶紧打电话让胖子拖住闷油瓶,太惨了,实在是太惨了。大黄在树上被杀害,凶手极其残忍的扯掉了一条腿,一只鸡最好吃的部分落到了别人手里,不说小哥,我都很生气。当然他和我愤怒的点是不一样的。我收拾了一下现场,像路过的大爷借了背篓,把大黄的尸体带了回去

为了瞒住闷油瓶,我把大黄炖了之后骗他说少的那些肉拿给了小满哥,奖励它晚上的辛苦劳动。你别说,这张家的鸡做出来就是不一样,肉质极其鲜嫩。大家都知道做黄焖鸡的时候要先把腌好的鸡肉下锅煸炒,火候不好了肉就发柴,而大黄就不一样了,下到锅里的每一块肉都颤抖着显示它的鲜嫩。我炒的时候不小心过火了,土豆有些糊,而这些鸡肉完全没有影响,所有的水分依旧牢牢的锁在肉里 


胖子闻着香味进来,看见锅里的菜止不住的夸大黄是只好鸡:“多有敬业精神,应该给大黄立个牌子”,我说你小点声,让小哥听见了不得把你脖子拧下来。闷油瓶还在院子里看着鸡窝发呆,大概是在缅怀大黄,他还没有从悲伤里缓过来。我收汁起锅,打发胖子去蒸米饭,又炒了两个青菜,装盘上桌的时候我拍拍小满哥让它叫闷油瓶来吃饭 


这顿饭他吃的特别认真,还特意问了我这个炖鸡叫什么,“黄焖鸡”,我把剩下的一个鸡腿夹给他,“多吃点小哥,吃饱了就不难受了”,胖子看他只吃鸡,又给他添了碗饭。晚饭结束后闷油瓶要收拾盘子的时候让我们拦了下来,“小哥你去休息吧,看会儿电视也行,这点活我们干”,胖子说。他看我们坚持,放下手里的碗,又去到院子里,胖子不放心,让我去跟着。我也有些害怕,都说老年人受不了刺激,要是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就麻烦了 


闷油瓶在站在鸡窝前看了好久也没什么动作,我走过去安慰道:“小哥,别太难过了,倒下去一个大黄,还有千千万万个大黄站起来”,他看看我,没说什么进了屋。我看人没事,也跟着回去了 


结果第二天又丢了一只鸡,而且作案手法和第一次极其相似,只不过这次整只鸡是完好的。这只鸡被闷油瓶带回来,让我原样做成了昨天的黄焖鸡。第三天又有一只鸡横死,胖子忍不住了,站到门口骂街“谁他妈这么缺德啊,我们小张养一只鸡辛辛苦苦当爹又当妈的容易吗”,晚上这只鸡是闷油瓶做的,他大概是特别喜欢黄焖鸡,特意找我要了菜谱,这次也做了黄焖鸡 我隐约觉得哪里不对,死的鸡都是正值壮年,是整个鸡生里战斗力最强的时候,换句话说,也是它最好吃的时候,怎么就死的这么集中这么巧合?


有天晚上我半夜去客厅倒水喝,听见院子里鸡咕咕咕咕的叫不停,还有打斗的声音。好啊,偷到吴小三爷头上来了。我抄起客厅的花瓶就往门口走,从门缝向外一看不得了了,闷油瓶带着口罩抓着一只壮年鸡正拧脖子,“手下留鸡!”我大喊一声冲了过去 


第二天闷油瓶在客厅里接受我们的审讯,他解释道:“因为那天的黄焖鸡太好吃了,我还想吃”,弄得我和胖子哭笑不得,说“那你光明正大的杀啊”,他一本正经的说:“因为它们信任我,我不能辜负他们”。胖子快笑疯了,我忍住想笑的冲动继续问道:“所以这就是你戴口罩的原因?” 


“嗯,我不想让他们看到这个世界的残忍”



后来他又主动交代那天晚上在鸡窝门口站好久是为了找和大黄年纪相当的鸡,就是我们俗称的,踩点






微博走ID偷柿子的猫


手动乖巧🙋

评论

热度(177)